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圈套成功
圈套成功
金三很满意,今天设下圈套,一举就擒获了两位年轻貌美的女刑警,对他们来说,是继捕获周剑兰以来第二个重大的胜利,对女子刑警队来说,无异於又一重大打击。他站在杨若凡面前,看这这到手的美丽猎物,心中得意非凡,然后向一左一右挟持着杨若凡的喽啰点了点头,说:“给我押到楼上去。”然后,金三转过身来,对着一个十分精悍、干练的男子说:“五弟,贺警官就交给你处置了,如果她不肯老老实实地招出来,你就把你拿手的招数都使出来,好好招呼一下她!哈哈……”“是,三哥。”廖五面露喜色,与金三相视一笑。金三跟着被挟持上楼的杨若凡后面,消失在楼梯转角处。廖五走到被吊在屋子中央的贺潋滟身前,看了看这美丽的年轻女子。贺潋滟被离地一尺地悬吊着,上衣被扒去,只剩下白色的胸罩,整个美妙的上身完全暴露在廖五的毒辣目光下。她身材高挑,略为有些削瘦,属於那种完美的模特儿的身段,纤美的腰肢,盈堪一握,皮肤细腻而光滑,洁白而充满光泽。她穿着白色的长裤,长裤被掠起一段,用麻绳绕着脚踝紧紧地捆住了双脚,赤裸的双脚,纤巧而白皙,具有一种十分动人的美感,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去抚摸的冲动,可以想像,在那白色的长裤下,女刑警美丽修长的双腿会是多么诱人。几缕柔长的秀发搭在她的脸上,贺潋滟的目光坚定而清澈,这使她清爽亮丽的脸产生了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美。廖五绕到贺潋滟的身后,女刑警裸露的背部,晶莹如玉的肌肤上,纵横着三道触目惊心的鞭痕,渗着殷红的鲜血,与洁白美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对比。廖五伸出右手,按在贺潋滟渗着鲜血的伤口上,一用力,年轻的女刑警猛然一颤,发出一声低吟,声音美妙而动听,让廖五不禁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廖五回到贺潋滟身前,将两手搭在女子的裤头上,美丽的女刑警大而亮丽的双眼中射出愤怒的火光,廖五向下猛力一撕,女刑警雪白的双腿完全裸露了出来,周围的歹徒也情不自禁的发出惊叹。贺潋滟的双腿可以说是近乎完美,线条好像是最好的美术大师画出来一般,修长,具有无法言喻的美感,肌肤莹白如玉,光滑如缎,有如玉雕一般,与纤美的足部一起,构成了一件罕见的艺术品。此刻的贺潋滟,除了白色的胸罩与薄薄的丝质内裤,耻辱地裸露着美丽无瑕的胴体,无依无助,被悬吊在屋子中间,在这群歹徒的心目中,完全没有了让他们畏惧的女刑警形象,已经与他们淩辱过的其他弱女子没有了区别,这令他们十分兴奋。廖五没有马上行动,只是微笑着向一旁的喽啰打了个眼色,几个歹徒会意地向贺潋滟走上去,把年轻的女刑警放下来,解开女子被捆住的双手,用细麻绳绕在她的两只大么指上,贺潋滟挣扎着,但无济於事,被分开双手,重新吊起来。然后歹徒们又解开捆住女刑警赤裸的双足的绳子,将这不幸的女子美丽的胴体呈“Y”字型地吊在屋子中央。贺潋滟只感到一阵阵难忍的痛楚沿着她的双臂与双腿袭来,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两只么指与她踮起而仅仅勉强可以地面接触的足尖上,这种她无法想像的折磨,令她整个身心处於巨大的痛苦之中。仅仅一刻钟的时间,贺潋滟美丽的胴体就好像被淋浴过一般,全身上下被汗水湿透了,她低垂着首,湿漉漉的长发粘在她洁白的额上,大颗大颗如珍珠般的汗珠沿着她挺秀的鼻尖、秀巧的下巴滴下,落在她晶莹洁白的胸部,她白色的胸罩也完全湿透了,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那胸尖上的两点嫣红。而更诱人的是她那薄薄的丝质内裤,已经好像完全透明一般,紧紧地贴在那隆起的山阜上,可以清晰地看见那黑而诱惑的三角地带。廖五走上前去,一把将贺潋滟的白色胸罩扯脱下来,女子雪白的胸部暴露在他的目光下。贺潋滟的乳房不属於那种很丰满的类型,但却细峰柔坡,秀巧如两只洁白精緻的玉碗,而胸尖上两颗红宝石一般的乳蕾点缀其上,更是美得让人怦然心动。廖五又一把扒下年轻女刑警那薄薄的丝质内裤,女子那最隐秘之处毫无遮掩地裸露出来,那浓密而茂盛的地带,幽深而神秘,更让廖五生起了极其强烈的欲望。贺潋滟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比加诸於身上的痛苦更让她肝肠寸断。她努力地夹紧双腿,侧过脸,长发如瀑披下,掩住她半边秀丽的脸庞,只能看到她那柔细白皙的一截颈项。※※※※※※(以下为test_new所作)杨若凡被迫跪在地上,一条绳索穿过她的左右腋下,向上栓在了天花扳上,这样随时都可以把她吊起来。她那清澈淡雅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不知是对即将面临的状况一无所知,还是根本不惧怕。这完全出乎金三的意外,他一步步地逼近了这个气质脱俗的女警官,当走到杨若凡的面前时,他顺手拉住了乌黑的马尾辫,在迫使女警官抬起头来的同时俯首向下望去。杨若凡神态平静,肌肤如玉,宛若雕塑一般,她的双眼正对着金三,但目光却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彷彿完全超脱於世外。金三的目光微微移动,从她的双眼移到秀巧的鼻樑,再到紧闭的嘴,最后沿着颈项向下。由於是自上向下看去,从吊带背心的前襟,可以看到杨若凡陷入的乳沟和贲起的胸肌,使得金三产生了一种立刻把她剥光的冲动,但他还是强忍住了。金三道:“杨警官,你们女子刑警队最近好像在和我们作对,否则我们也不会冒犯像你们这样的美女。事到如今,我们有必要和你们女子刑警队好好地谈一谈,何必处处为敌呢?”杨若凡的表情丝毫没有改变,也没有说什么,彷彿完全没有听到金三的话。金三顿了一顿,道:“杨警官的功夫,我好像听老张和他的兄弟提起过,所以对不住,把你绑了起来。这可不是我的本意,只要杨警官愿意化敌为友,告诉我你们女子刑警队的情况,大家好好地聊一聊,深入理解一下。这样,对你我不是都很有好处么?”看到杨若凡全无反应,一名手下对着她的臀部就猛力踢了一脚,由於体力不支,杨若凡被捆绑的上身一阵晃动,但另一名手下很快按住了她那赤裸的肩头。金三的目光依然贪婪地盯着晶莹的乳沟和微微裸露的胸部肌肤,他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虽然这个女警官不如周剑兰和贺潋滟有一股警察所有的锐气,但就其内心的坚强和刚毅而言,一定不能轻视。他的话音中渐渐为怒气所充斥:“杨警官,你要是不肯合作,我也有办法逼你合作,你最好考虑考虑。不要以为自己的武艺高,就什么都不怕,你想要逃,不是照样被我的手下抓回来了么?”说完,他扬起手,毫不留情地在那端秀的脸庞上抽打了起来,“啪!啪!”的声响不绝於耳,杨若凡的脸庞被打得摇来晃去。金三一停手,女警官的脸庞的摇晃也就停顿了下来。但拷打丝毫不能对她产生影响,杨若凡依然是那么平静,只是殷红的鲜血沿着嘴角流淌下来。金三看着刚毅的女警官,知道她没有任何动摇,顿时手一挥:“把她的鞋袜剥了!”一名手下牢牢地按住杨若凡的玉肩,另一个人则立刻抓住了女警官的脚踝,被捆绑着跪在地上的杨若凡几乎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只是小腿微微地挣动了一下,随后,皮鞋和短袜都被强行剥了下来。一双洁白如玉的脚裸露了出来。杨若凡、林亚男和杜怡青在警局中被誉为三大玉女,是因为这三个人肌肤洁白,平素性情纯洁,而杨若凡和林亚男更是在警校中来回浴室、或是在炎热无比的夏天都从来不赤脚。现在,这双脚终於出现在了男人的眼中,而且还是出现在了歹徒的眼中。如果说贺潋滟的脚纤细秀美,那么这双脚也是毫不逊色。但这在杨若凡的心中只是波澜微现而已,她究竟有多么强的定力,连女警官自己都从不知道。“你不是想要逃么?把她的脚给我废了!”顿时,一个歹徒拿起了木棍,就对着女警官的赤脚抽了下去。沉重的木棍如雨点一般地落在杨若凡的脚踝和脚掌上,而剧烈的痛楚直袭女警官的心头。肉体上的疼痛,虽然不足以击溃受过训练的女警官的意志,却永远是一种无法摆脱的伤害,即使是像杨若凡这样有着刚毅的性格和顽强的定力的女警官,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剧痛之下,她的全身微微地颤抖着,半闭的嘴中挤出了微弱的哼声,连秀美的脸庞也抽搐了起来,这显然还是经过了努力忍受的结果。木棍毫不留情地抽打着,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而金三也丝毫不准备让手下停下来。这样打下去,至多也只会把杨若凡的脚骨打断而已,这不仅方便以后的刑讯,也不会留下惹眼的伤痕,无疑不会影响金三淩辱她的欲望。汗水不停地从杨若凡的脸上、身上渗了出来。要忍受这样的痛苦而不发出呻吟实在很困难,但她还是做到了。她的脸庞、肩头、手臂上都附上了一层水珠,在灯火下晶莹剔透,衬托着玉女的美。突然,杨若凡感到自己的左脚产生了一种压倒性的痛楚,淹没了随后打在左脚上的几棍所带来的痛苦,很快,右脚也产生了这种感觉。女警官知道,自己的双脚已经被打断了,在得到治疗之前,腿上的功夫就等於被废了,能否走动尚未可知。A市刑警中身手最好的女警官,现在即使在没有被捆绑的情况下,也不会是眼前三个男人的对手,脱逃的希望再度减小。杨若凡的赤脚一直被打了十五分钟才停了下来,歹徒们只能估摸着,觉得把她的双脚打断了。“怎么样?杨警官,现在你肯不肯合作?”看到女警官毫无反应,金三已经无法压抑心中的冲动,他的手迅速地解开了白色吊带背心的肩带,随后双手拉着背心向两边一分。“嗤”,衣衫破碎的声音顿时响起,杨若凡身上单薄的吊带背心立刻被剥了下来。杨若凡赤裸的上身就如同一尊精美的半身象牙雕塑一般,出现在了男人的眼中。她的乳房是那么地丰满圆润,有一小半露在胸罩外面,她的身体晶莹如玉,无论是光滑的肌肤、深陷的乳沟、或是纤细的腰肢、性感的肚脐,都足以令男人心醉。在这样的淩辱之下,杨若凡即使心中受到了无比的震撼,那超凡的定力使得她没有任何示弱的表现。金三完全可以判断出杨若凡绝对不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少女,但她在被剥光上衣后的平静反应,却是周剑兰和贺潋滟都无法做到的。穿过女警官腋下的绳索一紧,杨若凡那美妙的身体顿时被淩空吊起。被吊起的高度使得那对丰盈的双乳正处於金三的面前,杨若凡几乎可以感觉到男人呼出的气息直扑胸罩不能遮掩的乳沟。金三的指尖从女警官的颈项向下,划过她诱人的乳沟、平坦的腹部肌肤,抚过她的肚脐,终於停在了牛仔裤的腰带上。金三抬起头,看了看杨若凡的脸色,道:“真没有想到,杨警官是这么坚强的女性,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不过,我的手段才刚刚开始,你可要耐心地慢慢尝试。当然,你随时改变主意,我随时都可以停下来。”皮带被松开了,牛仔裤顺着杨若凡那线条优美的玉腿滑落在了地上。她的手臂本就流畅柔美,此刻展露出的下身的双腿也保持了这种令人心醉的线条。杨若凡没有挣扎,被吊在空中本身也无从借力。当两名歹徒控制不住,伸手在她那充满弹性的大腿上肆意地抓捏之时,金三却没有丝毫的停顿,薄薄的胸罩和内裤瞬间被撕破,脱离了女警官的身体,被抛落在地上,把女警官最美丽的一部份展示了出来。在金三的命令下,两名手下分别用绳索把杨若凡的一双脚踝绑住,拉开分向两边,杨若凡全裸着,呈“人”字型地被吊绑在房间的正中。杨若凡的马尾辫被解开了,她那汗水湿透的脸颊上铺满了发丝,像新娘凤冠前的流苏。她的乳房呈丰盈的碗状,弧线圆润柔和,娇小红艳的胸尖镶嵌在玉乳的顶端。她的纤腰盈盈一握,腹部的肚脐像一个失足的梦,而在此之下的三角地带,还露出了一丛幽幽的绒一般的毛发,与脸上的黑瀑样的发恰成对映。那是一种触目惊心的美,尤其是铺排在那么雪白晶莹的玉体上。绕在柔肩、玉臂、脚踝上的绳索显得恰到好处,不仅映衬出她是一个被擒的女俘虏,更体现出杨若凡的裸体是绳索捆绑的理想典型。在没有被捆绑起来时,她是一个英勇的女警官,武艺高强,身手出众;但被五花大绑之后,她似乎比任何一个女子都更柔弱无助。由於杨若凡没有丝毫屈服的反应,酷刑立刻就进行了起来。拧成股的麻绳穿过了她的双腿之间,麻绳两端被那两个手下握着,一前一后地拉动起来。金三更是手持一把牙刷,用不停地在杨若凡的乳尖上刷着。杨若凡的潜意识中充满了用手护住阴部和乳蒂的想法,但是被捆绑着却根本不可能做到。阴部在麻绳的摩擦下剧烈地刺激着神经,而乳头被牙刷不停地刷着,又痛又痒的感觉更是难以忍受。半空中,杨若凡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虽然在她尽力的压制之下,震动的幅度很小。“嗯……呃……”尽管杨若凡控制住了大声呻吟的想法,但是这种难以忍受的感觉还是使她从牙缝中挤出了微弱的声音。淡雅端秀的脸庞一次次地扭曲着,苍白的脸色上红晕微现,精美的裸体上汗如雨下。随着淩辱的继续,女警官的乳头变得坚硬起来,淫水则源源不断地从阴部沿着大腿流淌下来。尽管意志坚强、定力过人,杨若凡的身体还是很快就在歹徒的蹂躏下彻底地崩溃了。看到这淫荡的画面,歹徒们几乎要发狂了。“流了那么多淫水,看来女警官也不过如此。”